第49章 卌玖(1 / 3)

加入书签

云湛索性站起身,认错道,“兄长,都是我不好。我当时若……”

秦瑟瑟忙暗暗朝他摆手,将他挡在身后,急切打断道,“没有没有,是我和他发脾气。”

空气里充盈着清冽而苦涩的香味,龙七叶轻轻推门进来,笑道,“没有打扰秦箫箫你打孩子吧?”

秦箫笑起来,绿眸让人想到幽深的湖水,有着和秦瑟瑟截然不同的清雅,“刚刚开始训诫,还没到开打。”

雪白的裙裾拖过门槛,龙七叶在他身边落座,“那大鱼怎么说?罚也罚过了,你让他跪着,我们家小狐狸也跟着受罚,都没人做饭了,还想和你喝一杯呢。”

云鲲跪在秦箫的房门外已经一个时辰了,小狐狸趴在他身边,尾巴不时甩一下。

秦瑟瑟心疼的从窗口瞄了好几次,忍不住求情道,“哥哥……”

秦箫就笑看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“一个时辰了,哪有哥哥这样做舅舅的。”秦瑟瑟嘟囔道,闷闷不乐的坐回去。

秦箫见了云鲲什么话都没有,只管让外甥去跪着反省。

“这次给龙女一个面子。”他并未扬声,整个院子却都响起他的声音,“起来吧,这一次就算了。”

“多谢舅舅。我一定好生反省。”云鲲站起身,并不拍身上尘土,老老实实的躬身再认错。

小狐狸尾巴在他身上掸了掸。

“去休息吧,晚上再来说话。”秦箫吩咐道,看秦瑟瑟仍旧闷闷的,“一夜也不是没跪过,不打不成器。”

“有你这样做娘的?只管惯着孩子,小鲲原本是个多稳重的孩子?”秦箫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,“现在为了哄小孩子就敢随意放响箭,明日是不是就能烽火戏诸侯了?”

他说着就瞥了一眼旁边一言不发的云湛,“妹夫有什么看法?”

云湛颔首道,“兄长处置的对,是该让他正正规矩。”

秦箫笑容不改,“你觉得对就好。你们夫妻两个也说说到底是什么事,让瑟瑟一人出海到金陵?”

手指细细在秦瑟瑟脸上检查了一回,“还好有龙女在,没有留疤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武侠仙侠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