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卅(1 / 3)

加入书签

另一个忙解释道,“并非这个意思,只是到底我们也想念他。”

小蛟愣了愣,家里头人少,并没有谁寄居的呀,因此问道,“不知二位所寻是谁?有名字吗?”

“轻安,应当是在贵府上。”

“哦,你们是轻安家里人啊。”小蛟将二女请进门,看她们容色娇艳,和轻安倒挺像一家人的。

恰好是夜宵时间,轻安还在厨房忙活。

廊下悬了一双琉璃灯,照的庭院亮如白昼,垂下的紫藤花落在灯旁,花影绰绰。

是夜,天将欲雨,乌云压顶,星月不见。

一双绿色磷火幽幽漂浮在半空,在夜色中缓缓行,离得近了,才看到是两个妙龄少女提着灯。

那灯极诡异,无灯罩,无烛火,不过是丝线下悬着一团浓艳的绿火,灯杆亦非寻常或竹或木,而是碧莹莹的翠玉,雕成雕成一只奔跑的小狐,狐口衔着丝线,狐尾提在手中。

待得到了地方,其中一女轻巧的跃上台阶,摇了摇这家府邸门边悬着的摇铃。

不多时,便有主人家来开门。

龙七叶持杯瞥了一眼恭恭敬敬站在廊下的少女,“先把狐火熄了,太碍眼了。”

少女忙吹了磷火,将玉狐收进袖中,复又恭敬的垂手立好。

“他既然在我这里,自然是不肯和你们回去的。”龙七叶抿了口酒,轻轻舔去嘴角沾着的紫藤花瓣。

“王一向看中轻安,自是不放心他一人在外。”

“我在狐王眼里已经不算是人了吗?在我这里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龙七叶干脆搁下杯子,淡淡的看着她们。

正是龙府中的小锦鲤小蛟。

她已从女童化作少女,身量纤细修长,长发由龙七叶给她结作青螺髻,眉间点了朱砂印。

此时虽俏生生站着,偏又白衣素淡,眉宇间气韵舒朗,倒叫提灯二女颇有些惊艳。

“二位可是来买香的?里面请。”小蛟侧了身子迎客,髻下垂着的金色丝带在磷火下微微闪光。

先前摇铃的少女欠身道,“吾二人是来寻人的。家中小辈正寄居府上,王十分担忧,故而只得叨扰了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武侠仙侠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