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圆壹(1 / 3)

加入书签

“业障,这都是业障啊。”苍凛苦笑,黑衣黑发,几乎遁入暗影之中,“天意如此,只盼你懂我一番苦心。”

一把火焚完了桑桑前半生的牵挂,小蛟看到她自此随苍凛入山隐居,桑桑此时方知苍凛是修仙的世外高人。

有一双很好看的手从父母的尸体中抱出个小女孩,抹去她脸上的血迹,淡然道,“桑桑,你跟我回去吧。”

小蛟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这个桑桑,二人一举一动俱是清晰分明。

而桑桑却只能看到对方也很好看的嘴唇动了动,没有听到一丝声音,所以她没有给一点反应,仍旧死死看着中秋的圆月。只要不移开视线,就看不到那些了,都是假的。

“你听得到我说话吗?”男子微皱了眉头,如平静的水面波澜一现。

小蛟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,这个男子叫苍凛,很犀利的名字。

龙七叶收拾了个包裹给小蛟的时候,小蛟是懵逼的。

“师父?你要赶我走?”小蛟憋着嘴,立时就要哭。

龙七叶道,“我收了消息,说洞庭龙女下月大婚,你替我去送一回贺礼。”

“我知道!顺便看看师爹好不好!”小蛟激动起来,“可是师父,为什么你不要找师爹回来啦,祝……不是已经好了吗?”

她怕祝融的很,并不敢称呼。

“我……”桑桑看到她嘴唇又动了,可是一张口,耳边就响起了凄厉的惨叫,父亲母亲临死的叮嘱,老祖母垂死时的诅咒。

苍凛无声地叹了一口气,一手抱着桑桑,另一手阖上桑桑母亲的眼睛,“她与你缘尽于此,日后断无相见了。我自会渡她。”

雪无声地落下,盖住这一片惨烈,落在苍凛脸上是并不在意的微凉,桑桑却被这小小的冰冷下回神,墨色的眸子里凝聚出火光,她挣脱苍凛的手,跪在父母尸身前,重重磕了三个头,“女儿不孝,总有一日,手刃这群贼人,替你们报仇。”

“不要……”苍凛再捂住她的嘴已是晚了,“何苦再牵因果,你是要跳出这生死轮回的人。”

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到了,都被这些人的叫声盖住了。”桑桑解释道,脸上是与年纪不符的沧桑。

龙七叶露出个没有什么笑意的笑容,落寞的很,“等他真的好了再说。”

小蛟点点头。祝融真的好吓人。

第二天就要上路,小蛟难得的睡在龙七叶身边,枕头边还趴着个小月姬。

也许是龙七叶房中的香熏得人微醺,她竟做了个梦。

她站在一个村落里,看到月上中天,鲜血和火光染红的月色,耳边是杀伐声、呼救声,她被钉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等杀戮停止,整个村子再也听不到人声,仿佛死一般寂静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武侠仙侠相关阅读: